5.0

2022-09-01发布:

果冻传媒每天免费一次【秦时明月之机关城受辱】【完】

精彩内容:

「這就是雷神錘,果然霸道」,一臉嬌媚的赤煉將紅袍接到肩部,露出深不見底的乳溝,誘惑的對衛莊說著,「大鐵錘修煉的雷神錘是一種極其霸道的武功,有兩層招數。第一層是風,一旦發動,十丈之內會形成一股風暴,在這個範圍內的敵人,猶如陷身漩渦之中動彈不得。雷神錘第二層,巨錘攜帶雷神之力,莫說碰上,丈外就足以將敵人轟爲齑粉,是一種一擊必殺的錘法。」「這幺說來,隱蝠很危險啊。」

  「隱蝠10年來在南疆修行蝠血術,如今大成,誰也不知道他的實力。反而是雷神錘在密林之地發揮不了威力。」

  微風吹過,樹梢之上突兀的出現一個白影,他站在樹葉上,臉上挂著冷漠,好像站在世界之外,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幺。

  「情況如何『,衛莊頭也不回,仿佛早就知道他站在那裏,」隱蝠纏住了大鐵錘,勝算很高,麟兒不知在哪了「,」有麟兒在,墨家機關城注定守不住了「,赤煉仍是裸露著胸部,絲毫不介意白鳳在場。

  風雷聲消失後,幾道紅影在遠方一閃而逝,「看來是隱蝠勝了,真是可惜了大鐵錘,那幺強壯呢!」遠方再次閃過一道白光,同時幽幽的蕭聲響起來,「這是白雪,看來那白光就是水寒了」,「高漸離和雪女聯手,隱蝠絕對不是對手」,白鳳雖然說著隱蝠有危險,卻是一點救人的表示都沒有,「隱蝠生于南疆,對密林之地熟悉遠過于其它人,況且現在是黑夜,沒人殺的了他。我們走吧,明天諸子百家就再也沒有墨家了」。

  密林之中,隱蝠正對著高漸離,「風蕭蕭兮易水寒,你就是高漸離,你的血一定不錯」,高漸離冷冷的對著隱蝠,「今晚就是你喪命之時」,說完白光就將隱蝠包圍起來,幽幽的蕭聲同時響起,隱蝠瞬間覺得自己掉進了冰天雪地之中,周圍盡是呼嘯的寒風,哪有什幺敵人?

  雪女10步後面,正有一個人看著她,他全身黑袍,只有一雙眼睛露在外面,全身上下沒有一點生命的氣息,他看著雪女,眼裏流出貪婪的欲望,嘴角不經意的劃起一個弧度。「誰」,雪女犯然回頭看向身後,剛才她只覺得一束目光盯在自己身上,自己仿佛全身被看透一般。然而身後除了高聳的樹木,哪來的什幺人。

  隱蝠不愧爲修行多年的老怪物,雪女一分神,他立刻擺脫了幻境,而此時水寒已經快貼到他身上了。隱蝠急退,胸前仍然飄起血花。「高漸離,你等著」,隱蝠幾個急閃,就在密林中失去了蹤影,而高漸離擔心雪女,最終也沒有追上去。

  而此時,黑袍人手正掐著一個墨家弟子,他的身邊開始變幻,最後變得和他手上的墨家弟子一樣,在對方驚恐的眼神中掐斷了他的脖子,朝著機關城入口的方向走去。

  「大鐵錘沒事吧」,班老頭對著一個面貌清麗的女子問道,「他沒受什幺大傷,主要是中了隱蝠的蝠毒,我已經幫他解了,加上我的藥,明天就沒事了」,「我就說嗎,有端木姑娘在,就算是死人也能救活,絕對不會出事的」,盜跖嬉皮笑臉的拍著端木蓉的馬屁,卻只得到一個哼聲。

  「把大鐵錘擡下去休息。現在墨家機關城已經暴露,衛莊的流沙也出現了,據探子報告,山下出現大量秦兵,看來秦王這是鐵了心要滅掉我們機關城了」,班老頭撸著胡子對著衆人說道,「我墨家討論事情,就不勞客人操心了」,高漸離一臉敵意的看著蓋聶,「小高」,班老頭的聲音提高了好幾度,「蓋先生是巨子請來的客人,是我們的朋友」,「班大師放心,在下理解,蓋聶這就告退。」蓋聶一臉平靜,對于高漸離的敵意一點都不在乎。

  「哈哈,班老頭,你接著說」,盜跖身形一閃,已經摟住了班老頭,嬉嬉哈哈的,「咱們機關城穩如泰山,就算秦兵來的在多,他們也打不進來」。知道小高和蓋聶不對頭,班老頭也不再說什幺,接著盜跖的話說,「這次我們回來的時候,機關獸意外的出了故障,我懷疑是公輸家的人也來了,傳說公輸仇在機關術上天賦極高,已經將霸道機關術修煉到極致,如果此人真的來了,密林的陷阱,絕對擋不住他的」,「如今巨子不在,我們可要小心點」。衆人之中班老頭年齡最大,也是他怪機關城最爲熟悉,衆人隱隱以他爲首。

  「如今敵人就在外面,我們要加強巡邏,讓兄弟們都小心點,機關城雖然嚴密,但我們絕對不能大意,各部門准備好自己的事,也千萬不要亂了陣腳。」雪女趁機插話進來。

  「不錯,雪女說的很對,小高你和雪女布置下機關城的防禦,端木姑娘清點下醫藥,恐怕這次不少兄弟要受傷了,我去把機關城所有的機關打開,小跖你安排下客人」,「如果有什幺幫的上忙的,在下定然盡力」,看到墨家弟子絲毫不亂,範增不由佩服。

  「範大師不用如此,我墨家機關城經營百年,今日就讓賊子見識下厲害,大師盡管在這裏做客,無須擔心」,「項氏一族和秦國有不共戴天之仇,墨家秉成俠義之道,現在我們在此避難,碰到主人家有敵,我們怎能置身事外」,「範大師盡管放心,真有需要之時定會不惜薄面。城外密林機關重重,而機關城又只有一個入口,敵人除了正面進攻別無他法,真到了那時定有大師發揮的地方,現在大量盡管去休息。」

  「那如此,在下就不打攪各位了」。

  「範老頭,我告訴你,墨家機關城可是有很多漂亮景色,走吧,我帶你們去欣賞欣賞。」

  「那麻煩盜跖首領了。」

  在不遠處有個墨家弟子靜靜的聽著這一切,看著衆人散去,他選擇跟在了班大師後面。

  「墨家的機關城設計果然妙,全城靠著水流運轉,不需要一絲人力,如此鬼斧神工之術,當真讓老朽配服。」「衛莊大人請看,此處是整個工程的核心之處,所有的水流都通過此處流向其它地方,如果要下毒的話這裏是最好的了,經過一斷時間,毒素就會流遍全城。不過老朽聽說,鏡湖醫仙的端木蓉能解百毒,此刻她正在機關城中。」

  「她已經死了」,「死了?」

  「鸩羽千夜,是世間最恐怖的毒藥,一滴就能毒死一城的人,就算她活著,也解不了」,赤煉撩人的聲音傳來,手指上把玩著一個精致的玉瓶。「咳咳,赤煉姑娘的手段,在下自然是相信的」,公輸仇一臉猥瑣,偷看了眼赤煉幾近赤裸的胸部。卻被赤煉冷冷的眼神給嚇了一跳。

  「把毒藥交給麟兒,明天日出之時,機關城不攻自破。」「你不是墨家弟子,你到底是誰?」此時端木蓉渾身赤裸著,四肢被捆綁扔在床上,並不像衛莊說的已經死去,身前站著一個墨家普通弟子,「端木姑娘醒了?」對方的眼睛在端木蓉身上來回遊蕩,端木蓉只覺渾身起了疙瘩,惡心的難受,羞愧和驚恐牢牢的占據著她的心,「你要是敢碰我,我絕對不會饒了你」,端木蓉強自鎮定,然而她知道自己現在是一點功夫都用不上,渾身的內力被冰封起來,身體軟綿綿的更是使不上一點力氣,如今除了一張嘴能罵人,什幺事都做不了。

  「哼,階下之囚,也敢嘴硬」,「你這個樣子真是一點都不討人喜歡,也難怪蓋聶不理你了」,「你要做什幺,你別過來」,端木蓉恐懼的叫了起來,「讓我教教你怎幺討人喜歡吧!」看著對方一臉的淫笑,端木蓉又豈會不知對方的想法,「對不起,蓉兒無力爲你保持清白了」,心裏想起蓋聶,一陣巨大的痛苦襲來。

  而她此時擔心的蓋聶,正被關在牢裏,自身難保。在麟兒僞裝成蓋聶襲擊了班大師後,本就對蓋聶有仇的高漸離直接帶著人將蓋聶抓了起來,而相信清者自清的蓋聶並沒有做任何反抗,其它人雖然心裏有疑問——蓋聶爲什幺不直接殺了班大師,以他的身手,班大師如何也逃不掉的,但把他關起來總不讓情況更壞,是以雖有疑問卻也沒阻止高漸離,而相信蓋聶的沒來得及參與這事就被麟兒給放倒了。

  麟兒的手在端木蓉臉上滑過,如同情人的撫摸,「不愧是學醫的,這皮膚保養的可真好」,「呸」,端木蓉一口直接吐在麟兒臉上,「可惜嘴巴裏沒藏毒,否則你就能得救了,哈哈」,手指捏著端木蓉的下巴,麟兒強吻在端木蓉嘴上,而端木蓉卻是連反抗都做不到,端木蓉只覺自己惡心到了極點,身爲醫者,什幺樣的惡心事沒見過,這時候卻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口中的舌頭比生蛆的屍體更讓人討厭。「嘔」,端木蓉直接吐了出來,「這就不行,一會你還要給你舔雞巴呢,讓我看看你的奶子有沒有我想的結實」,麟兒抓住端木蓉的乳房用力的揉了起來,身爲殺手,他對人體的熟悉並不亞于做爲醫仙的端木蓉,動作雖然粗暴,卻是最能挑起人的情欲。而在麟兒的挑逗下,縱然身爲醫仙的端木蓉也只是抵抗的時間長了點,身體的本能最終還是占了上風,只見端木蓉此時已經全身泛紅,呼吸粗重,「端木姑娘喜歡在下這樣摸你嗎?」「看看,身體都流出下流的水來了」,麟兒的手在端木蓉下身的穴口滑過,帶起一波淫水,「無恥的東西,遲早我會殺了你」,「如果讓聶大俠看到你這個樣子,你說他會是什幺反應」,「端森蓉,你覺得他還會喜歡你嗎?」

  「你以爲誰都跟你一樣卑鄙」,端木蓉奇怪的看著眼前的人,剛才他還是一副淫賤的樣子,被自己罵了後卻突然放開了自己,麟兒走到窗前,那裏不已經停了一只白色的小鳥,腳上系著紙條和一個小巧的瓶子,原來他在跟同伴聯系,端木蓉想到,隨即又擔心了起來,不知道多少人潛伏在機關城。

  端木蓉睜大了嘴巴看著剛才還是回墨家弟子的男人變成了自己的樣子,「你是暗之麒麟」,一道亮光閃過,端木蓉瞬間猜到了對方的身份。「你很幸運,因爲這裏不會有人來」。隨即麟兒打暈了她。

  憑著端木蓉的身份,麟兒很容易將鸩羽千夜投到了中央水池之中,只等著天亮,而此時距天亮還有幾個小時。「或者可以將雪女一起抓起來」,而此時高漸離正和雪女在一起,「小高,雪女」,「蓉姐姐」,「蓉姑娘」,雪女以爲端木蓉是因爲蓋聶的事才來的,暗中拉了拉高漸離,「雪女,終于找到你了,你來幫我煉點藥」,「煉藥?平時不都是月兒幫你的嗎?」「月兒那丫頭不知道死哪去了,正好我也有話要對你說」,「那阿雪你陪蓉姑娘去好了,巡防我自己就可以了」,高漸離知道端木蓉喜歡蓋聶,而端木蓉脾氣又怪,這時候很怕她鬧起來,現在有借口打發她,卻是正好不過了,如果他知道正是自己這個決定讓雪女陷入萬劫不複地步。兩人心意相通,不用多說雪女也明白高漸離的想法,拉著端木蓉說,「蓉姐姐我們走吧」,而變幻成端木蓉的麟兒只覺得一雙柔弱無骨的小手抓住了自己,一股清香隨之而來,心理贊了一聲,好一個絕世美人,今晚就要躺在自己床上了。

  「雪女你看那邊」,趁雪女一轉頭,麟兒將一包粉末撒在雪女臉上,「你……「不愧是醫仙端木蓉,這等迷藥都有。迷藥正是從端木蓉房間裏找來的。

  抱起暈迷的雪女,轉瞬已經消失。

  端木蓉是被痛醒的,她只覺得自己的下身如同被撕裂了一樣,卻是麟兒在她暈迷的時候將她給破處了,「你個混蛋,放開我,啊」端木蓉身體一動,下身就傳來一陣巨痛,端木蓉對人的身體何等熟悉,馬上就明白了自己的處境,而她看向麟兒的時候卻呆住了,「你無恥」,端木蓉從來沒這幺氣過,麟兒居然變成了蓋聶的樣子來強奸她,、「嘿嘿,端木姑娘怎幺樣,現在被自己喜歡的人給破處,你一定會記著一輩子的。」麟兒絲毫不顧忌端木蓉剛破的身子,在她身上沖撞起來,而端木蓉只能咬牙承受這痛苦,一向堅強的她眼裏也不僅流出了淚水。

  「端木姑娘的小穴很緊啊,在下真是有福氣,能享受到如此美穴」,端木蓉雖然竭力抗拒,但身體痛過之後快感卻是連綿不絕的傳了過來,她緊咬著嘴唇不讓自己露出有快感的樣子,但又怎瞞得過經驗豐富的麟兒,單從下身傳來的濕潤也能判斷出她此時的狀態。「哼,動情了嗎?就讓你更爽點」,麟兒調整了下姿勢,讓兩人交合的更深,端木蓉只覺得自己的花心要被插破了,忍不住叫了一聲,「端木姑娘爽的話盡管叫出來,這裏沒有人會聽到」,「淫賊,你休想」,「嗯……啊……」

  「端木蓉,看著我的眼」,麟兒的聲音仿佛有著奇異的力量,端木蓉如本能一樣扭過了頭,麟兒的瞳孔漆黑一片,將她的目光吸引過去,「我是蓋聶」,「你是蓋聶」,「你喜歡蓋聶」,「我喜歡蓋聶」,「你喜歡和他交歡」,「我喜歡和他交歡」,「你要他在一起會很快樂,無論他對你做什幺」,「我會快樂,無論他對我做什幺」,……麟兒眼睛的光芒散去,端木蓉也醒了過來,「端木姑娘,在下操的你爽嗎?」,「這人當真討厭,居然讓我說這樣的話,看他平日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原來也這幺變態」,端木蓉只知道自己在和蓋聶交歡,卻忘了自己爲什幺和他這樣了。

  「端木姑娘,快回答我」,「蓋聶」快速的插了端木蓉幾個,逼著她說,「爽,你操的我好爽」,「喜不喜歡我操你」,「喜歡,喜歡,快用力操我吧」,端木蓉只覺得很是羞澀,只願蓋聶心情操自己,不再問這些羞人的事,只好順著他的話說了下去,「蓋聶」果然興奮,連穴裏的雞巴都變大了不少,兩人心情的操著,端木蓉達到第一次高潮後變得更加的浪了,主動的纏著「蓋聶」,壓迫他的雞巴,而她身上的繩子,早就消失了。就在兩人不知第幾次泄身時,一聲驚叫響了起來,「蓉姐姐,你們……」,雪女羞的捂住了臉,卻覺得自己的身體軟了下來,她本來就是舞姬,年輕時沒少學習侍候男人的技巧,雖然沒有和男人交歡過,卻和同性沒少做過,對于性愛的快感,她比處女的端木蓉要清楚的多了。這此年雖然跟著高漸離,但高漸離對她敬若神明,從來不肯對她有任何非分之舉,而嘗過雲雨味道的她每次只能在深夜自己解決,如今看到一場真人實戰,身體不自覺的起了反應,多年來壓抑的欲望一下了暴發了。

  「雪女,你怎幺會在這裏?啊……不要啊……快停下來,雪女在看著呢!」被雪女看到自己淫蕩的一面,端木蓉覺得自己要羞死了,然而身體卻更加的敏感,快感將她淹沒,端木蓉在雪女的注視下暈了過去。看著高潮後暈迷的端木蓉,「蓋聶」的眼光轉向了雪女,「蓋聶,你怎幺會在這裏,你不是被關起來了嗎?」

  「雪女姑娘很需要在下」,「沒有,你不要過來」,在多年後,雪女以爲已經忘了自己當年訓練的如何挑逗男人的能力,然而今日她再次使用了出來,如此自然,連她自己都沒有發覺,只有「蓋聶」欣賞到了她這別樣的風情,看著蓋聶向自己撲來,雪女本能的用腳去踢他,卻發現自己無法調動一絲內力,而毫無力量的腳也直接落在了「蓋聶」手中,雪女的肢不但不臭,和身體一樣有一股清香,「蓋聶」將她的含入嘴裏,細細的品了起來,而雪女一雙腳也是敏感之地,被「蓋聶」反而讓她動情了起來,雪女想抽出自己的肢,卻發現自己如何都做不到,「蓋先生,不要這樣,你是大哥的朋友,你不可以這樣對我的」,而蓋聶卻是毫不理她,「淫蕩的小騷貨,連內褲都不穿」,蓋聶提著雪女的腳,順著看下去,卻發現雪女身下根本什幺都沒穿,雪女喜歡自然,除非必要,她一般也不喜歡穿太多的衣服,而平時她又是一副冷落冰霜樣子,誰會想到她如此淫蕩。

  「不是」,蓋聶隨手將雪女拉起,一雙手托住雪女的臂部,雞巴准確的插入了雪女的小穴中,「你果然不是處女,你個騷貨,現在現出原形吧」,說著對雪女發起了猛烈的進攻,雪女本能的使用出當年愛訓時的技巧,讓「蓋聶」爽的不得了,而她自己也被積壓多年的情欲沖破心智,投入到和「蓋聶」的激情當中。

  端木蓉被兩人吵醒,雪女正趴在地上翹起屁股,而「蓋聶」正插入到她的小穴中,「端木姑娘,你醒了?」順手拉過端木蓉,拔出雞巴插入到她騷穴中,剛食汁味的端木蓉立刻淫叫起來,蓋聶不時的轉換自己的目標,兩女都是發情狀態,如今也顧不得自己的形象,一個比一個叫的大聲。

  再次將兩人幹上高潮後,蓋聶將自己的精液射到兩人身上,受過訓練的雪女立刻將精液舔了幹淨。時間已經將要天亮,「時間到了」,蓋聶心裏想著,看著呈現癡態的兩人,他悄悄的退了出去,出去時已經是墨家普通的弟子。


【完】


12336字節

果冻传媒每天免费一次